老司机文学网 > 情欲小说 > 如少年 > 【如少年】(07)

【如少年】(07)

推荐阅读: 我和男上司的爱与性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离夏和公公   俏美娇妻被淫记   册母为后   我的教师妈妈和校花女友竟变成了仇敌的性奴   熟母们跟色小孩   被催眠的表妹和老婆  

    作者:反派君。

    第七章:欲火和初见。

    我握紧双拳并没有立即伸向母亲,而是紧张的把手捂在心脏前感受狂跳不止的心跳声,站在那没有动。从进门开始,卧室里就一直弥漫着淡香,是那种化妆品香水混合的味道,与平时母亲身上的香味相同。嗅着空气中的阵阵清香气息和一丝特别的酒香味,我有种心慌意乱的感觉,躁动感不断,情不自禁略微前倾上身,慢慢凑向躺在床上熟睡的母亲,闭起眼深呼吸一口,让沁人的香味缓解自己大脑的紧绷感,轻轻呼出口气后,我直起身,感觉情绪平静了点。

    因为是背对我侧睡着,我看不到母亲的面容,而且房间里黑的可怕,我站在那只能听见母亲均匀的呼吸声和自己心脏的跳动声,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有点紧张,有点害怕,也有点期待。黑夜中躁动的内心深处有股欲望蠢蠢欲动虎视眈眈,就像被猫挠了一样痛苦难耐,我极力的克制着那股火热,压抑住莫名的情感,双眼扫了一下母亲美艳身躯的轮廓。房间里的窗帘没有拉拢,借着外面微弱的一点光打在母亲的下半身,我只能看清部分,看着微卷着身子侧躺熟睡着的母亲此刻与平日里的端庄清丽干练严肃完全不同,带着一丝恬静慵懒诱惑的气息,如慵懒的母猫一般,像一件精致的艺术品让人心神荡漾。视线扫过母亲的身躯,滑向了那一双被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虽然长裙掩盖了大部分肉色,但是白皙的小腿和精致美足依然紧吸视线。

    母亲因为是侧躺着,一只大腿微屈着,另外一只同样弯曲着的腿压在上面,膝盖相碰,白皙的小腿随意的摆放在床上,显示出优美的弧线,在微弱的灯光下合着肉色丝袜更加诱人。没有长裙遮掩,母亲白皙的小腿如玉葱般修长,粉光若腻,紧实的腿肚没有一丝赘肉,极薄的肤色丝袜像融入细嫩的白皙皮肤中,让人分辨不清,肤白凝脂绵延至精秀的足踝,精巧修长的足趾如白瓷般可爱,在透明的袜尖处整齐地并排着,我看着心头一热,对母亲的念头突然开始大肆作祟。我不自禁又走近床尾几步,小声蹲下,屏住呼吸将脑袋慢慢凑近母亲的玉足,想着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欣赏母亲的美足有点紧张,鼻息也有点加重,稍微歪了歪脖子,便看见母亲白嫩的脚掌,因为灯光不是很亮只能隐约看见肉色丝袜紧贴下的脚心白里透红,秀气的脚趾精巧美致,足型圆润优美,让人忍不住想去抚摸。我被这只包裹在肉色丝袜中的美足深深地吸引住了,强烈的画面冲击让血气方刚的下半身根本把持不住,感觉自己的欲火快要忍受不住,XiaTi有股抬头的倾向,我有些心急,颤抖地伸出双手靠向母亲的柔足,同样也全身紧张地看向母亲的脸侧,随时观察起母亲的动作。

    手刚一搁在母亲的丝袜小腿上,还没完全接触只是轻放在上面,但肌肤与肌肤的触碰便在神经处激起一阵酥麻的电流,全身就像触电一般打了个冷颤。我紧张地不行,屏住呼吸看向母亲,见母亲仍然熟睡着没有什么反应,我没有放松绷紧的神经,手就这么贴在小腿处轻轻推着母亲,很小声很小声呼唤着“妈?妈?”。

    我发现自己从喉咙里出来的声音都带着些颤抖,等了一会见母亲依然是发出均匀呼吸声的状态,动也不动,咽了咽口水,放在母亲丝袜小腿上的右手便轻轻滑动起来,隔着丝袜在母亲的细腿上小力抚摸起来。刹那间丝滑温热柔软的绝妙触感传入大脑,肾上腺素直线上升,脑袋嗡嗡的乱响,左手紧紧抓住自己的T 恤下摆,攥紧握在手里,说不出的紧张和兴奋。我从没想过能真实摸到母亲的白腿,平时在家也只能每天对着这双丝袜美腿望洋兴叹,而且单纯的抚摸丝袜和抚摸真实的丝袜美腿感觉是天壤之别的。我不禁加快手里的动作,在母亲的小腿上下不停轻轻摩挲起来,平时的观察就看得出母亲的腿保养得极好,皮肤紧致白皙而且粗细得当,看上去不会太瘦但是又很是有肉感。我看向手下白皙细嫩的肌肤,竟看不出丝袜的裹覆,不是脚尖的丝袜痕迹根本看不出穿着肉色丝袜,真不知道是丝袜太薄了还是母亲腿太白了。我心跳越来越快,细嫩的肌肤如今加上高档的丝袜摸上去不仅有肉感还更丝滑,我一时沉浸于对这双丝袜小腿来回抚摸当中,但也不敢太大力。

    轻轻抬头看着熟睡中的母亲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均匀的呼吸声没有改变,我胆子逐渐大了起来,摸着小腿的手也顺着嫩滑的小腿肚,慢慢地向下滑,滑到母亲那柔软的脚踝处,然后用整个手掌轻轻包裹住圆润的足跟外侧,小力用掌心摩擦着,享受那股滑腻的触感,把玩了一阵后,我松开右手,分开大拇指和其他四个手指向前滑了一点距离握住母亲的丝袜脚背,大拇指在柔嫩的脚心上下摩挲着,感受软肉的弹性和温热,其他手指则在白皙顺滑的脚背上不停贴着丝袜抚摸,体验丝袜带来的柔顺KuaiGan。右手不自觉地就在母亲温润的脚背上来回滑动很久,我感觉母亲的肌肤就像年轻少女一般细滑无比,弹性十足充满肉感,抬头看了母亲一眼,就小心地把手推前轻轻握住了丝袜美足的足尖,手指抚摸着母亲被丝袜包裹下的可爱脚趾,涂着指甲油的指甲摸起来也异常光滑,我轻轻用食指顶开母亲两个修长的脚趾,用食指压着丝袜成紧绷的状态,就这样在脚缝间上下摩挲着丝袜,,摸起来更加滑腻。我心一热,轻轻把右手除大拇指外的所有手指都扣住母亲的脚趾,侧着捏住美足,隔着透明的丝袜,贴在脚背上小力把抓足尖和足底的嫩肉,身心完全沉浸在母亲丝袜美足带来的柔嫩触感中无法自拔。

    我在母亲的美足和小腿来回轻轻摩挲摸了一会,心里燥热的更厉害,压抑的东西越涨越大,看着微光下包裹着透明肤色丝袜的美足毫无防范地暴露在眼底,深处的欲望也愈来愈烈。我暗暗下了决定,放开手里的美物,站起身子缓了缓有些酸麻的双腿后又重新轻轻蹲下,双手握拳放在双腿上,深吸口气,小心使着脑袋凑近母亲的美足处,就在鼻尖马上要与母亲左脚的丝袜足尖碰到的时候停了下来,也不敢大喘,而是平了平激动的心情,小心翼翼地对着美足吸了口气,顿时一股清雅袭人的芳香沁入鼻中,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馥香,不光是肉香和高跟皮革味的混合,还夹带着女性的柔魅和禁忌的沉沦,顺着气管道狠狠冲进我的肺中,脑袋就像失去一切一样只剩下激烈的兴奋和满足感,我闭起眼睛享受大脑的放空,就像只会呼吸一下,只让鼻子里的气息不停多进少出,想将人生中第一次品尝到的味道保存下来。母亲玉足那混着高档高跟的味道,丝毫不会让人觉得不妥,混合在自己的体香里,反而像更蛊惑的CuiQing剂一样,让人迷恋和上瘾。

    我拿起放置的双手,轻轻用双手握住这只足尖,在黑暗中盯了母亲好一会见她依然沉睡没什么动作,继续把头凑近丝袜玉足。我不再沉着气小口地满足,而是放开胆子深深地对着丝袜吸口气,将这足以让肾上腺暴涨的味道满满灌进我的肺中,好似每次吸进去的都不再是氧气而是那沁人心脾的情欲之味。尽管放松了点神经我还是有点畏惧动作过大而弄醒母亲,所以并没有做出本应更激烈的行为,只是摆动着头沿着母亲漂亮的足型曲线从顶着丝袜缝线的脚趾尖,到白嫩足弓,再到圆滑透亮的脚跟,一路Chou着鼻子大口的闻着,贪婪的嗅着,让母亲丝袜玉足上的勾人味道都狠狠冲进我的鼻息中,刺激着大脑神经末梢。像发了疯一样又像中毒般的我如饥似渴,一时陶醉在了母亲的足香之中,KuaiGan流淌遍我的全身,下体早已有了感觉。我觉得现在的我脑袋充血的快要爆炸了实在想要发泄,可是这个情形下我发现自己什么也不能做,母亲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如果我做出什么更加激烈的动作肯定会弄醒母亲,被母亲发觉的。

    我停下身子,透过厚重窗帘打进来的少许灯光静静铺在躺在床上曲线姣好的母亲下半身躯上,我望着那双丝袜美足有些失神,母亲的双足叠在一起向下挺着,前端略微弯曲的脚踝上,光滑柔顺的丝袜现出几道细微的褶皱,涂着淡蓝色指甲油的足趾像微弱的火虫摇曳晃动我的欲望。紧紧绷裹着足跟处的丝袜被撑的薄如蝉翼,几乎已是完全透明,紧贴在白皙的肌肤上,使圆润的脚跟更显微亮;透明的肉色一路向上延伸,铺满整个修长浑圆的小腿,被长裙遮掩的大腿隐约描绘出丰满鼓式的轮廓。我盯着忘记思考,一直到双腿蹲的酸麻不堪,才恍过神,直起身,腿上没力,轻微晃了几下后才站稳。

    黑夜中我站在母亲的床前紧紧盯着床上性感的娇躯,如果母亲这个时候醒来估计会被狠狠吓一跳,大半夜自己的床前站了个人。我把目光沿着母亲裸露着的脚踝和小腿向前扫去,白色长裙忠实完好的保护着主人的下半身神秘处,从膝盖开始视线中的肉色就消失殆尽。我在欲头上,有点不甘,实在想更进一步,只想真实地抚摸母亲的大腿,哪怕一次,但心里的不安成分一直让我犹豫和纠结。不说害怕是不可能的,毕竟这不是正确的行为,结果只有坏没有好。“呼……”。感觉从心里吐了口气,我用力甩了甩头,还是决定忠实于自己的欲望一次,只掀开裙摆一点摸一下大腿就回房间。

    我小心地把左手轻轻压在床上母亲蜷起双腿旁的空处,尽管很是小心很是小力,大床还是发出轻微的声响,我屏住呼吸保持姿势不动,紧张地盯着母亲那侧看,还好母亲并没有什么动作,身躯还是正常的起伏着。稳住好自己的姿势后,我闭上眼缓缓深呼吸几下,然后伸出右手伸向母亲白色长裙的下摆处,轻轻掂起裙子的一角,很小力很小力地向上掀起,不能说掀,只能说是一点一点地向上扯着,裙摆和丝袜轻轻摩挲着,发出轻微的沙沙声,我紧张的快要忘记呼吸,绷紧着神经紧紧盯着母亲。还好母亲的手臂是蜷起侧放挨在脑袋侧,身上的毛毯也只是盖了一角,盖住了肚子,并没有什么重量,我扯的时候才没有什么阻碍,但每一扯,长裙轻轻摩挲丝袜发出微小声都一直搅动着我的神经。

    因为母亲是侧躺着我只能拉到一边的裙摆,并没有拉起太多,拉太多我怕母亲随时都会感觉到异样。看到母亲膝盖处都已经露在了外面,我停住了手,没有继续向上撩起,色字头上一把刀,我做贼心虚而观察起母亲的动作来,怕母亲醒来。但等了一会见没有特别的动作后我胆子壮了点,没继续怎么做思想斗争,伸出右手抓住了白裙的裙角,再次轻轻撩起母亲身上的长裙,一点一点地向上Chou着,因为我拉的是没有被腿压住也就是最外层侧的大腿处的裙摆,很容易就拉的动,但是部分裙子被侧睡着的母亲压在双腿间,还好裙子够薄,小心翼翼的就将被双腿夹住的那一部分裙摆扯了出来,然后就是更轻的、更慢的向上Chou着……我目不转睛的盯着膝盖和大腿一点一点依次现身,更多的肉色映入眼帘,两道雪白浑圆的光泽晃动着我的双眼。我吞咽着口水,心跳再次提升到了极限,看着裙摆下侧被我拉到极限后也不敢再拉了,把裙子堆积的部分小心翼翼的搁在母亲的腰侧,但没一会儿真丝纱裙就不堪重力滑落到一旁,我也没管,注意力全部被母亲白嫩丰满的大腿吸引了,我双手抵在床上,就这么近距离地看着母亲的下半身。

    此时躺在床上的母亲浑然不知自己现在的姿态:白色长裙的裙摆一侧被拉到大腿中部,露出裹着肤色丝袜的修长美腿,浑圆丰满的大腿一半裸露在空气中散发着魅惑的肉色,肉色一路向下衬托出姣好线条的小腿和精致柔嫩的美足,双腿上下叠着,慵懒又优雅,肤色丝袜在白皙的大腿上似有似无,让人忍不住想去细细抚摸。我从来没这么近的欣赏母亲这般样子,凝视着母亲白嫩的大腿,心里却失去了之前的悸动和紧张,反而更多的是来自内心深处禁忌的欲望,撑住床的手不禁打颤,站着的双腿也跟着打颤,我明白这并不是害怕而是对眼前未知的兴奋;我越看越只觉得口干舌躁燥热心生,想揽住母亲的大腿入怀把玩,但我知道凭现在混乱中的我要是真这么做了后果不是能想像出来的,所以只能悄无声息地呆立着,去克制住那源源不断涌出的本能,用眼神代替着动作,一遍又一遍扫着母亲那条露出大半肉色的丝袜美腿。我不敢随意乱动,依旧像个柱子一样直立着,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冲过去抱住那双反She着微弱光线的白皙美腿。此时的我脑袋一片混乱,整个脑袋都只被内心的欲火冲昏,完全没有空间去思考其他事,想的只有像看过的片子里演绎的乱伦一般,顺水推舟。

    不知道在床前站了多久,我都没有移动过脚步。犹豫很久还是决定继续,想着都已经走到这了,回去也是睡不着的,还不如多享受一会,活在当下。虽然想的很好,也鼓起了勇气,但想起要干的事仍然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我伸出右手,吸口气强自令自己保持镇静,然后将手轻轻贴在母亲的大腿上,手只是轻轻贴在上面,我像之前那样紧盯着母亲的动作,好一会儿见没什么动静便转回头,低头望着视线中丰腴的大腿,小心翼翼地贴着母亲的大腿肌肤顺着丝袜往膝盖处滑去,尽管只是轻微地接触,但是大腿真实的触感和丝袜被大腿紧撑而显露的丝滑程度不禁仍让我浑身哆嗦,充满弹性的大腿散发着肉香,腿部肌肤白皙柔滑娇嫩紧致,肉感十足,滑到膝盖处我又把手重新放了回去,张开五指,加重点力气用指尖处去摩擦肉色丝袜,不知道来回抚摸了几次,我只知道我沉浸在女性丝袜大腿的美妙触感中,又丝滑又柔软又弹性十足,感觉自己对丝袜又加深了执念。我想试着抚摸母亲大腿内侧,但是因为姿势不方便只好放弃,收回视线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母亲已被掀起的裙摆末梢深处,心跳缓了缓,总觉得禁忌的开关开启了。

    房间里昏暗一片,我根本看不清裙底里的秘密,想转移开视线但这个裙底暗处就像潘多拉宝盒一样引诱人去打开,让我动弹不得。我控制不了自己,像疯了似的把手伸向了那个双腿的缝隙间,那个神秘的地方。就在马上要触摸到母亲大腿尽头最隐私的秘密的时候,母亲不知道是觉得有丝凉意还是姿势保持太久不舒服,压着的双腿动了动,把两条腿向上蜷缩了点,没有继续交叉着叠放在一起而是并排放着,身子还是保持原来那个样子没有动,我蓦地从心底里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惧和后怕,急忙缩回右手,左手用力一撑,支起身子,向下一蹲,蹲在母亲的床侧,大气也不敢出,心里禁不住一阵狂跳,有一种快要晕眩的感觉。好大一会儿蹲的双腿都失去了知觉,见没什么动静,我才敢抬起头来,看看床上的母亲,却是什么反应都没有,依然是那个姿势,依然沉浸在梦乡之中,但我心里所有的欲望早已冷却,不由暗骂自己连命都不要了。我重新站起了身子,却觉得双腿抖得厉害,赶忙悄悄伸出身子重新把母亲的裙摆放下,手里丝滑的裙子摸着就好像没有实质的触感一样,黑暗的环境静的让人更加畏惧,我脑袋里只有立马离开的念头,重新拉下裙子盖好母亲的双腿后,我不敢再继续呆在这里,连忙闪身出去,悄声关好房门。

    一阵音乐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眯着眼睛伸手够着放在枕旁的手机,看也不看把电源键一按,音乐声顿时就没了,我就这样保持这个姿势刚想继续睡,手机铃声又响了,我眉一皱缩回手,把被子往脑袋上一蒙,不去管手机了,但是手机隔着床隔着枕头疯狂的震动着,震得完全睡不着。好不容易不再响了,我很满足,一边准备在心里为这个人祷告祝福感谢抬举放过一马,一边渐入睡意。但没有十秒钟手机又响了,我一怒之下直起上半身,眯起眼睛,抄起电话便吼道“你丫有病吧?这么一大早的”意识也没完全清醒,不管对面是谁,吵人睡觉先骂为敬。

    “哥,是我啊!是我啊!怎么样,是不是药效有用?我昏过去多久?”一大早就听到张曜岩的声音我很不爽。

    “张曜岩你特么是不是有病?啊?一大早打电话就问这个?”。

    “别这么说嘛,嘿嘿嘿,我也是好奇。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效,快说快说,我昨个什么时候昏过去的”。张曜岩在那头十分激动。

    我正在气头上,哪会理他,没好气道:“你傻了吧,昨晚你玩完游戏还送我到门口,哪来的昏迷?你不会是睡久了变傻了吧,我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你这幻想自己被被人迷昏的变态”。

    “不可能啊,我昨天好像记得我晕过去了啊,不可能啊……啊,对了,药,药在哪?”那头传来一阵迷糊的声音。

    “你那是在做梦吧老哥,药我早帮你丢了”。我闭着眼睛,“好了,我要继续睡了,如果你再敢打电话来吵我,你会死很惨的”。还没等他说完我就挂了电话,把手机往枕旁一丢,身子一倒就想睡起来,但是睡意完全被这傻逼吵没了,我睁开疲惫的双眼,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七点十六。“靠,这么早!去学校非揍张曜岩这傻逼一顿”。我趴在床上连打了好几个哈欠,身体不想动但是精神却恢复过来,我直起身靠在床背上。昨天晚上的大胆行为让我彻夜难眠,折折腾腾到3点好不容易才勉强入睡,结果隔天又很早被吵醒,所以脑袋里昏昏沉沉的,就这么靠坐了一会,恢复点意识,我起床洗漱一番后走下楼。

    下楼时我边走边打了好几个哈欠,突然看到母亲端着早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我吓一跳,没想到母亲这么早就醒了过来,一想到昨晚就隐隐约约有点奇怪的感觉,说不出来的感觉。母亲见到我走下楼一愣,漂亮的眼睛有些夸奖地紧盯着我看,我有些心虚,低着头打起招呼:“早……早啊,妈”。

    “真稀奇,今天太阳打东边升起来了吗?”母亲的声音带着点讥讽,脸上的神情满是惊诧,“没想到今天起这么早,我刚想上楼喊你呢”。

    “……”。我有点无语,没说话只是傻笑着,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母亲也没继续说什么,转个身回了厨房,我看着母亲的背影,今天母亲穿了一件宝蓝色的衬衫,袖口被设计得很大,下身是一件黑白条纹相间的束腰荷叶裙,展露出背部和腰部完美的线条,简约中不失优雅感,双腿穿着一双咖啡色的丝袜,勾勒出修长丰满的线条。我看着那双丝袜长腿不禁让我想起昨晚的抚摸,心有点堵赶紧低头吃起桌上的早餐来。没一会儿,母亲便端着两杯热好的牛奶在我的对面坐下,我这才看清母亲的正脸,宝蓝色的衬衫在领口也设计的很大,母亲里面还穿了一件带花边的丝质衬衣,露出精致的锁骨,脖子上的项链也由昨天的长项链换成了吊在锁骨处的深蓝色玛瑙,借着灯光闪烁着微亮的光芒。母亲的脸上看起来带着素颜,有些湿漉痕迹的秀发一侧垂落在胸前,一侧置在背后,身上不断传来沐浴露的清香,看来应该是早上洗了个澡。

    “妈,你酒醒的怎么样了?”见饭桌上有点沉闷,我轻声问道。

    “嗯,睡了一觉好多了,就是醒来头还有点痛”。母亲边说边支起手摸着脑袋,“对了,昨天谁送我回来的?”母亲抬起头看向我,平淡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还是那张扑克脸。

    “……是露姐送你回来的,我刚看到你的时候你都醉的站不起来了,吓我一跳呢。啊,对了,这是你的车钥匙,露姐帮你开回来的”。说着我把桌上的车钥匙推过去。

    母亲没有回话,我见气氛有点低沉,想早点离开准备上楼收拾一下东西,就低头加快吃完了早餐,刚转身,母亲突然问起我:“是你把我扶进房间的吗,昊轩?”。

    我没有预料到母亲会突然发问问这个,心一悬神经紧绷了起来,没有转过身,只是略微侧着头,保持声音的平常回答道:“对啊,怎么了?话说妈你很重诶,是不是长胖了?”总感觉这话我在哪说过一样。

    “再说我胖我就要打人了哦,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你快上去收拾东西等会我送你去学校”。母亲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我也没转身看母亲的表情,点了点头就继续走着,等走到楼梯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母亲低头在收拾餐桌,我摇了摇头放下心中的端倪走了上去。

    送我到学校之后,母亲告诉我今晚要开个会可能会晚点回来,所以喊我自己去外面吃,我耸了耸肩表示OK。刚走进班里,曜岩便偷偷把我拉到角落,小声问道:“哥,你真把药给扔了?”。

    我眉头一挑,“不然呢?那可是你叫我扔的”。

    “啊……不会吧,我叫你扔的?不可能吧,我怎么不记得了”。曜岩捂着脑袋痛苦地喊着。

    “对了,你一说我想起来了。你丫一大早就打电话来吵死,我还没揍你一顿呢”我刚抬起手,“哥,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嘛,你就当我失忆了原谅我吧”。

    张曜岩小声地求饶,“我昨天真的是自己睡着的?”还没死心。

    “说了是真的,你丫自己睡糊涂了吧,做梦当成现实了。我跟你说,别再来烦我了,再烦我……”。话还没说完,子川走了过来,看着我们一脸笑着说:“说什么呢,你们?这么神神秘秘的”。我刚想回答,张曜岩立马回嘴:“嗨,昊轩这逼还想去你家玩游戏呢,刚问我有没有空,说是一个人不好意思”。说完用胳膊肘捅了捅我,我看了觉得好笑,估计是曜岩这货怕我告密,要是子川知道那件事后怕是张曜岩的作业以后都没着落了。我看着眼前挤眉弄眼,不断卖笑的嘴脸一阵鄙视,但还是装笑道:“哈哈哈哈哈,是有点手痒了”。

    “这还不简单,放学后再去我家玩呗,只不过今天我妈好像会很早回来,玩不了很久的”。子川笑着说道。

    “没事没事,到时候再说”。张曜岩也跟着傻笑道,我不想再搭理他便甩开他搭在我肩上的手,和子川聊起天走回了座位上。

    因为昨晚没睡好,我整天都没什么精神,前面的几节课像催眠一样,一下子就让我打起了瞌睡,我耷拉着脑袋,就连平时比较认真的英语课都浑浑噩噩,做了个飞机。下课后班上的英语老师走前喊了句:“顾昊轩,把作业收一下,然后来办公室一趟”。因为平时英语成绩不错,我成了班上的英语课代表,我拖着没劲的身躯坐在座位上有气无力,拉长声音:“收作业了————”然后就趴在桌上。子川走向我,见我没精神一边问我怎么了一边帮我收齐四面八方交上来的作业,我抬头看着他忙碌的背影多么想哭,心里暗念“我要是女的一定先让你爽,子川”。

    抱着子川帮忙精心整理好的一堆练习册我晃晃悠悠的走向吴老师的办公室。

    吴老师是我们3班的英语女老师,岁数应该有四五十岁,因为我们学校是那种可以初高中连读的,她从初中起就开始教我,我的英语虽然说不是完全由她带起来的,但是她的教学方法依然给了我很多建议和帮助,也是她让我培养起对英语的热爱,一直都十分尊敬着她。我来到办公司门口轻轻敲了敲门,“请进”里面立马传来吴老师的声音,刚想开门进去的我突然想起我没有多的手开门啊!我只好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托着几十本厚重的练习册靠在怀里,一只手压下门的手柄,可能是力气没掌握好,打开门后我托着练习册的手一时失去平衡,“嗵”的一声,最上面的十几本练习册掉落在门口的地上,我一阵尴尬,连忙蹲下,将剩余的练习册放在膝盖上,低头伸出手吃力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练习册,这个时候前边传来一句温柔的声音,“我帮你捡吧”。

    我惊觉便抬头看了一眼,见一位穿着职业装的年轻女性优雅地蹲在我的面前,体态秀丽端庄,双腿并拢斜摆着,一只手自然地压着裙摆下侧,低着头帮我捡着地上的练习册,耳后的一缕黑发垂落在鬂侧,露出小巧的耳朵。因为低着头我看不到她的正脸,但是姣好的身行曲线却紧紧吸引着我的视线:白色衬衫包裹下的酥胸高耸,饱满的胸部曲线格外惹眼;一字型的平直锁骨线条清晰,锁骨窝深浅适度,连带着圆润饱满的肩头显得不多臃肿,裸露在外的肌肤也显细腻白嫩,体态轻盈静雅,凹凸有致。裙下外露着黑色丝袜包裹着的修长小腿,足下是双黑色的圆头短跟,既显端庄又增添了隐性的美。我被眼前近距离因为蹲下而被紧绷着的黑丝长腿打断心思一时僵住,手上的动作也停住,感觉脑袋里有点发热。

    “给你,同学”眼前的年轻女性将捡起来的练习册整理好递给我,我回过神,慌张地伸手接过,口里连忙紧张地道着谢:“谢……谢谢”。将本子交给我后,年轻的女性将垂下来的秀发捋在耳后,两手扶着膝盖轻轻站直身子,留下一阵清香,我收拾好手里的练习册,也跟着站了起来,看向眼前的丽人。看穿着打扮上应该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但是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新面孔,学校的办公室都是两人式的,这个办公室里除了吴老师另外一个是隔壁2班的英语老师,是位我见过的中年男性。看着才第一次见的老师我有点迷惑,眯起眼睛看向后方的吴老师。

    “来了啊,和徐老师都还站在门口干嘛,快进来”。吴老师看了我这边一眼,对着我这么说道后又低头忙了起来。我对着眼前的徐老师点了点头敬了个礼,她也笑了笑没说什么,转过身走向吴老师的座位,我也抱着本子跟在她后面。到了吴老师的座位前,我把作业放在桌子的另一侧,吴老师这才放下手里的事情,转过凳子面向我,向我介绍道:“这是1班的数学老师——徐丽徐老师,你应该是第一次,还没好好打个招呼吧?”。

    “啊……是,徐老师好”。听完吴老师的话,我立马低下脑袋,弯腰对徐老师敬个礼。

    “吴老师,不用这么客气的。你好啊,顾昊轩同学”。徐老师对吴老师轻声说了一句后就转向了我,温柔地说出了我的名字。我有点吃惊,没想到徐老师竟然认识我,困惑的视线看向徐老师,脸上写满着惊讶,徐老师像看懂了我的视线一般,轻轻一笑,露出小小的酒窝,继续道:“吴老师经常在其他老师面前里夸你,提起你呢”。

    “你就别多嘴了,小丽”。吴老师有点恼怒,徐老师听后小小地笑了起来,我这才看清楚徐老师的正脸,而且细看后才发现眼前的徐老师穿的并不是较为严肃正式的职业正装,而是合身清爽的普通套裙,舒适简洁的白色衬衫在锁骨处打着漂亮的蝴蝶结,下身是黑色修身的A字裙,裙摆没过膝盖,露出穿着黑色丝袜的修长小腿和足背,既凸显出端庄丽质,又外泄着成熟魅力。一袭光亮漆黑的长发一半如飞瀑般落在肩前,亚麻色的发尾微微内卷,另一半细腻柔滑的拂在耳后,留下柔软的秀发在鬂侧,虽然发型简约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两弯细眉轻柔的伸展,双眸明亮清澈,让人有种深邃感;坚挺小巧的鼻子和淡红的双唇在白皙的脸庞上构成完美的分割,看似普通的五官却组成沉静如水的美貌,给人微风轻抚的怡然舒心,透露出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纯净感。我感觉有点惊讶,被徐老师的气质所打动,但盯着徐老师十几秒后就立马移开视线,一直盯着别人是件很没礼貌的事。

    “顾昊轩”。吴老师喊我一声,“在,有什么事吗,吴老师?”我立马转向吴老师,“是这样的,4月中旬省里几个学校会联合搞一个英语创新竞赛,我想推荐你去,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

    “啊?要我去吗?这么大的场合不合适吧,比我厉害的有很多呢……”。我有点推辞。

    “不是说要你直接去参加比赛。再这之前会先在每个学校内挑选出几名优秀的同学,然后再去参加那个创新竞赛。我的意思是说你代表我们班参加竞选,别想太多,你最后能不能进选拔还说不准呢”。吴老师推了推眼睛,正经地说道。

    “……哦哦,明白了”。我抓了抓头觉得有点尴尬,站在一旁也认真在听着的徐老师也掩着嘴偷偷笑了起来,我觉得更加羞耻,急忙说道:“我……我会努力的……”。

    “恩,有这种想法就很不错,到时候我会找些试题给你做,你也自己好好准备一下,有什么不懂的过来办公室找我就行”。吴老师满意地点点头,转过身,“好了,那就没事了,顾昊轩你先回去吧,我和徐老师还有点事商量”。

    “哦好,老师再见”。我对着两位老师轻轻低下头后,准备走向门口,路过徐老师的时候,徐老师喊住了我,我停下有些迷惑地看着她,见她侧过头对向我,说道:“顾昊轩同学,加油哦”。说完眯起眼睛,甜甜一笑,看见这个笑容我感觉心跳都漏了几拍,灵魂像被拉去一般失神在那。“你还站那干啥,还不快走,都快要上课了”。吴老师的话语把我拉回现实,我急忙点点头,对着微笑着的徐老师回了句:“谢谢徐老师”。就走出了办公室,关好门。

    我走在走廊上,看着稀疏的学生走过,一边在脑海里回想起那个笑容,“总觉得内心像被进化了一样……”。一边走向教室,带着那还未平静下来的心跳走了进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